新学术

新 学 · 新 知 · 心 服 务
资讯
学术资讯
学术批评
会议预告
期刊征稿
论文
免费论文:
哲学
经济学
法学
教育学
文学
历史学
理学
工学
农学
医学
军事学
管理学
收费论文:
哲学
经济学
法学
教育学
文学
历史学
理学
工学
农学
医学
军事学
管理学
首页 > 学术资讯 > 学术资讯 > 正文

搞应急和救援的也需要懂一点文化

搞应急和救援的也需要懂一点文化 最近,世界进入多事之秋,整体趋势是各国都在反对全球化,进入自保的趋势。英国脱欧,德国移民危机,美国特朗普上台,日本搞了一个APA事件,都是一股反全球化的思潮在推动的结果。我想,如果中国不

 搞应急和救援的也需要懂一点文化

 

最近,世界进入多事之秋,整体趋势是各国都在反对全球化,进入自保的趋势。英国脱欧,德国移民危机,美国特朗普上台,日本搞了一个APA事件,都是一股反全球化的思潮在推动的结果。我想,如果中国不被卷入争端,今后的一段时间一定是修炼内功、开发自家市场的好时期。不是不想干,而是不得不如此,其实,世界大潮总是潮起潮落的,不可能永远有顺风车可以搭。每一个人都应当反思一下,如果中国闭关自保,我该如何应对?

我有自己的手机,已经半年多了,也参加了几个群,大部分时间都是潜水,这里我来说一说对微信专业群的看法。

也许是应急与救援的专业门槛低,我看应急群的热闹程度远超消防群。但是,有一点,除了能够及时共享一点国家政策以外,几乎没有新东西。如果你是应急人员,起码说明你精力好,时间多,不然不会是干应急的。但是干这行的未必是精于这行的。至少我没有看到几个能够说出应急的道理,让人心服口服的。关键的问题是,搞应急的不懂消防,搞消防的看不起消防,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国内应急工作的常态,所以应急领域的职业化程度和水平,要远逊于消防领域,整个领域都是外行在推动的。

说起应急管理,几乎人人都在说美国经验。可是,美国经验可以拿到中国使用吗?文化,文化,先有文(变化),才有化(适应),所以文化是社会对自然灾害的响应和适应能力。我们要先认清楚中美两国自然灾害的性质,才能对中美两国的经验做出起码的判断。说起美国的应急管理,大家都知道是气象和化工灾害推动的结果,可是很少有人知道美国的应急指挥系统是1960年代加州野火危机推动的结果。因为野火很容易跨州蔓延,所以人力资源和物资调度异常复杂繁琐,才有应急指挥体系的形成。现在,美国的指挥系统C2C3,看上去非常简单,这是基于美国国内异常复杂的联邦与地方政府的关系而来的指挥系统,对于国内异常简单的行政隶属关系,美国的指挥系统就显得很鸡肋了。美国的自然灾害,主要是野火(对加州是年复一年)和飓风(德州Tornado和美东hurricane,也是年复一年),其实都是气象灾害,而且是周期性的。那么,为什么要重视应急系统?因为城市扩展,人群居住分散,本来可以简单疏散的人群,因为人群的分散状态而异常复杂,形成了众多的应急科学。我因为对人群逃生过程的研究,不得不看了很多心理学和社会行为学的理论,在中国的应急研究领域,基本上是不研究人群的应急反应的。其实原因也很简单,中国人习惯聚居,人群一旦发动,光是那个规模,足以造成一种令人跟随的态势,所以中国的应急很少担心如何发动群众的问题。而美国则不同,首先是军方研究战场的恐慌条件,然后是对冷战核战危机的担心导致对人群疏散的研究,然后是气象灾害的疏散困境,所有这些都导致各级政府对人群应急管理异常重视。当然,重视的另一个原因是,美国的100多万消防队员(职业和志愿,1/4是职业),他们也有足够的经验和动力去推动应急工作的开展。所以,美国的应急工作,一方面是因为有全社会的长期需要,另一方面是有大量的专业人员推动,所以搞应急管理在美国是非常热门的领域。

在中国就不同了,在我学生的心目中,搞应急管理到中国就变成了跑腿的、喝酒的、写计划的和顶缸的,搞应急救援的变成了出气力的、志愿的、会发牢骚的、永远干底层的,可以说中国应急的共同特征是应付领导的需要(以集体为本),而不是满足社会公安的需要(以人为本)。对以人为本的理解,中国与美国是不同的,在中国,以人为本就是领导的意志,领导害怕舆论,所以以人为本挂嘴上。在美国,以人为本更多地是考虑民众的看法,而不是领导的意志。当然,对大多数人而言,两者没有什么不同。我一纠正别人对以人为本的看法,马上有人纠正我,要闭嘴,要沉默,这是一种文化。

为什么应急管理在中国无法获得美国的重视程度?第一,这是自上而下的作法,缺乏民意的基础;第二,国内的新闻管制,让人看不到问题的所在。看上去每一场事故都有调查报告,可是对内行而言,没说的东西很多,捣糨糊的东西多,误导的东西也很多,内行还不敢说出来,说出来就得罪领导和同行了,这也是一种文化。

在老百姓的心目中,为什么中国没有美国那么多的自然灾害?第一,是主观上的,新闻不会强调灾难;第二,是客观上的,自古中国一直水多,历史上对水车的研究要远远超过对泵浦的研究,后者是缺水的工具,前者是排水的工具,可见中国自古多水灾。古代中国政府的六部之一工部主要是对付水灾。水灾的特点决定了,中国的应急不会产生美国那样的指挥系统。第一,水灾的预警时间长,从下雨到破圩,至少要几天的功夫吧;第二,水灾没有特殊的物资调度(和火灾相比),主要抗灾物资都是就地准备的。第三,水灾的最大救援是灾后安置,对此,中国有一套自己的办法,和美国没有很大的区别。第四,中国家庭大,人口多,很少主动对抗灾情,所以次生灾害要比美国小。中国救灾的制度总是军事化应急体制,这个体制最大的问题是响应缓慢,起码你要报请中央批准才能调动吧,中央总是要调查清楚了才批准吧,救灾的最宝贵时间总是在等待命令中消耗掉。所以,中国式的救灾总是远水解近渴,不是不想用地方救援队伍,而是不放心或者调不动。请注意,我说的都是古代灾情,现代制度我也是不敢随便评价的。

中国气候的最大特征是缺乏稳定性,总是在干旱和水灾两者之间转移不定。由此,造成了中国政策缺乏连贯性和稳定性。人人都说宋代消防制度好,可是好制度为什么中断了600年?古代中国几乎所有的政策都是临时性的,是满足当时需要的权宜之计。如果你看古代应急制度看不出这一点,你还没有看懂中国。如果你从事应急管理搞不懂这一点,你还没有搞懂应急。一说制度的问题,很多人都是顾左右而言他,这就是典型的外行和打酱油态度。中国应急制度的最大问题,就是缺乏稳定的应急制度,这是因为对自己的灾情缺乏深入足够的了解和研究所致(比如说中国消防没问题的,大多不了解消防问题的核心是人的问题,人总是会变化的),其实还是因为不了解自己的文化所致。搞应急的中国人,有几个认真研究过自己的灾难文化和应急文化?牢骚太盛防肠断,应急还需识文化。如此看来,中央对文化的认识还是符合形势需要的,中国人到了不得不了解自己文化的关头了。

关键字:  

相关资讯

    无相关信息

导读资讯

热门资讯

服务信息

最新资讯